CONTACTS
Contact us
Social Contacts




 第一章

悔改和上帝的呼召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渎,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摩太后书31-5)

当上帝呼召我传福音时,我拒绝了。我有自己的计划和打算。我常常对一些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说:"我真是不能理解你!"我想,他们也不能理解我。当他们和女孩约会,亲吻的时候,我说"我宁可去赚钱也不做那样的事。"所以当他们和女孩子约会的时候,我在赚钱,钱对我来说比女孩子要更重要。我的座佑铭是:金钱第一,其他次之。但是那时,主耶稣基督进入了我的生活。

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牧师,他讲道比我们认识的任何其他牧师都要好。我们这些孩子喜欢把糖果带到教堂里面,布道开始,我们要么就睡觉,要么就吃糖果。但是当这个牧师来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改变了。他讲道非常有意思,并且最好的是,时间非常短,这是我们最喜欢的。还有,他非常了解我们这些孩子。比如复活节的时候,在Pietermaritzburg有赛车,我们就去求牧师让他的缩短布道时间,这样我们就能去看赛车了。他就只讲十分钟或者十五分钟,所以我们都一致认为:"他真是一个适合我们的人!"

但是事实上这位牧师是一个很不快乐的人。在神学院的时候,他的成绩比任何其他人都要高。他很有天赋,但心中却没有平安,因此决定去学神学,希望问题能由此得到解决。但是他在欧洲学习了很长时间之后,依然没有得到平安。后来他还是决定回到非洲做一个传教士。教授很不理解,问他说,"你为什么想回到非洲去呢?那里不需要你这样的人。留在这里吧,别把你的才华浪费在非洲。"

他开玩笑的回答:"您知道,南非有很多弯弯的香蕉,我要把他们弄直。 "

但回到自己的国家后,他心中仍然一片混乱。他非常努力的尝试去克服这种不安,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他几乎精神崩溃,医生建议他最好暂时放弃他的事工。在绝望中,他向在比陀利亚的一位传道人求助。

事实上,他对自己的传道工作感到灰心,因为在他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他的恶毒的谣言。

然而,人们诋毁一个人通常是一个好的迹象。因为圣经里面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加福音626)当上帝特别的使用一个人或者特别的在一个地方动工的时候,魔鬼并不会静默。那么,现在,一个普通的传道人怎么来帮助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呢?这个有真正信心的传道人通过祷告来帮助他。当他对这个来访者说话的同时,他在心里对上帝说:"主耶稣,我求你的能力冲破这一切。"

当他们一同跪下祷告的时候,这个牧师感到有光射入,打破了黑暗。在那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从来不知道上帝在他的心里,在他的生命里。他像孩子一样求上帝来到他的心中,接着,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就像奇迹一样,他觉得他是一个全新的人了,灵里充满了平安。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讲道改变了,很显然,他的生命被完全改变了。

当上帝在我们心中动工的时候,我们5个弟兄在一起。那个时候,我们去教堂是因为父母强迫我们。

我对自己说,"我长大以后要把这些关于宗教的东西扔得远远的。"但是上帝在我长大以前,以他的恩典走进我的生活,有一个星期天,当我在教堂里,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一个大罪人,我需要耶稣基督。

每一次离开教堂之后,等不到回家我们弟兄之间就开始争吵。我也常常违背我的父母。我一次次地顶撞他们,想要按自己的方式做事情。但是,现在上帝告诉我,在他的眼中,这是罪。我流泪祷告:"噢,上帝,在教堂中,祷告的时候,唱诗的时候我说我愿意为你而活;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开始和别人争吵了。你知道我就是这样的悖逆。"早晨,晚上我都祷告,但是我的生命并没有改变。但是一点点的,我越来越意识到需要耶稣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如果我不想下地狱,一定要从这些争吵和对父母的悖逆中走出来。

罪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有大小之分。在雅各书210"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在马太福音521-22

"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有古卷在凡字下添无缘无故地五字)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

有一天,耶稣要按这些话审判世界!是的,即使我祈祷,去教堂礼拜,我仍然是一个失丧的罪人。上帝说"犯罪的,他必死亡。"(以西结书184) 无论一个人的国籍是什么,无论他是黑人还是白人,红种人还是黄种人。只要犯罪,就必定死亡,除非他认罪,并且不再犯罪。否则,我们就把上帝当作说谎的了。我对上帝说"主耶稣,我需要你!求你改变我的生命,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

第二章

与黑暗势力的斗争没有权柄的服事

在祖鲁族的复兴开始前的十二年,我一直是个传教士。我讲我心里最真实的感动,虽然我知道有些人不是这样做的。有些人说,你必须谨慎选择讲哪些内容,因为如果人们不喜欢你讲的信息,他们就不会再来教堂了。但是我对祖鲁人说:"你们要悔改,并改变生命。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你们就会下地狱。"

祖鲁人这样回答我:"我们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必须要明白,基督教是白人的宗教,我们祖鲁人有自己的宗教。你的祖先都是基督徒,所以你也是个基督徒;如果你生在一个祖鲁家庭中,你就会像我们一样了。"

"基督教很好,我们也从西方文化中受益很多。你们为我们建教堂,建学校,但是基督教并不能满足我们,我们必须要坚持我们的传统,我们要拜我们祖先所拜的神。即使我们成为基督徒,当孩子生病的时候,我们还是会把他带到巫医那里,看孩子为什么生病,然后让巫师解除让他生病的咒语。"

"有人死了的时候,我们还是要为死者举行盛宴,接回他的灵魂,并且拜他的灵魂,因为逝者的灵魂会住在蛇的身体里。我们习惯把盛宴中的一个小的啤酒壶和一小块肉放在死者灵魂前(通常是在祖鲁人房子背后一块特别的地方)。

我曾经试图让他们明白,祖先崇拜是属魔鬼的,认识了耶稣就不再需要这种东西了。但是他们告诉我,他们有自己做事的方式,基督教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泼在火上的水:熄灭了火焰,留下灼热的灰烬。这就是他们想要保留自己传统的原因, 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传统penetrated to the root of the matter

我的关于"有了耶稣就完全够了"的尝试都失败了。

一天我这样恳切的祷告:"主啊,求你在今天的聚会中与我同在。加给我圣灵的智慧和能力。让我用你的道和权柄告诉祖鲁人,你不只是白人的上帝,你是为全人类而死,复活,升到天上的神子。"

我非常谨慎的讲道,从旧约中先知们预言耶稣基督的降生开始。以赛亚(生活在耶稣基督降生前600年前)预言了童女生子。我告诉祖鲁人所有这些预言都已经成全了,并且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而使我们得到生命。

我对他们说:我们不用去敬穆罕默德。我们可以去他的坟墓,看到他的骨头仍然在那里。我们也不用敬拜佛陀,他已经死了,结束了。他们是死去的神。但是耶稣是活着的神。他的坟墓是空的,因为他从死中复活了。他升到天上,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他了。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藉着得救。对于所有肤色的人,只有一条道路:耶稣基督。他是道路,真理,生命。他不改变,他今天与2000年前一样。那时人们到他面前,所以今天我们也可以。

当讲道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一个年老的女人来到前面问我:"牧师,你告诉我们的都是真的吗?"

我回答说:"是的。"

"那么,耶稣,白人的上帝,真的像你说的,是活着的?"

"是的。"

"你能跟她说话吗?"

"当然。而且你也可以和他说话。我们把这叫做'祷告'。每个人都能祷告。"

"哦,"她说,"我真高兴我找到一个侍奉活神的人。我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儿,她完全疯了。你能求你的上帝医治她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真是太傻了!我以为我在对这些祖鲁人说话,结果却把自己逼到一个角落里,没有留下一点退路。我怎么才能摆脱这种尴尬的情形呢?我不能简单的求上帝医治那个女孩。我该怎么办呢?面对这个头脑简单的异教女人,我能怎么办呢?如果她聪明一点,我能对她说:"你确定医治你的女儿是上帝意愿吗?"或者"有没有可能这是你要背的十字架呢?"或者"现在是上帝医治她的时间吗?"圣经中说这种问题可能是我们要背负的十字架,上帝有他的时间让我们卸下这样的十字架。但是如果我把这些解释给这个头脑简单的异教女人,她只会迷惑。因此我非常不知所措。我看起来依然非常镇静,没有表现出窘迫,问那个女人"你的女儿在哪?她在这里吗?"

"没有,她在家里呢。"

我放松了一点。我想如果有时间,我就能思考一下。"你住在哪?"

"不太远,离这一公里。"

"我们能开车到那吗?"

"能开到半路,剩下的路程需要走路。"

"好吧,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讲完,然后我和你去。"

在我们去他家的路上,她告诉我她是个寡妇,她的丈夫4年前去世了。她有这一个女儿,和一个已经结婚的儿子,在德班工作。当我们到她家的时候,我环顾她的小屋,又惊讶又沮丧的说"但是你没有告诉我你家是这样的!"

在简陋的房间里,我看见那个女孩坐在地板上,胳膊被铁丝绑在中间的柱子上。铁丝深深陷入她的肉里,血一直淌着,并且她身上有很多伤痕和伤口。有一些已经好了,但是有一些是新伤口。她疯狂的拉着铁丝,铁丝就深深嵌入她的胳膊。她不断说着一些外国语言,并且有的时候根本听不出她讲的是什么语言。

"她被这么绑着有多久了?"我问她的母亲。

"三个星期了,她日夜不停的说话,不吃不睡。我们给她吃的,她就把盘子扔到墙上。"

"但是你为什么不用软点的东西绑着她呢?用铁丝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们用了所有能用的东西。她把最粗的绳子都弄断了,然后逃跑,我们根本抓不住她。她跑到邻居家的田里,把白菜玉米那些蔬菜都拔出来。她破坏所有的东西。人们都怕她,男人们用棍子打她,放狗咬她。她还跑到山上不回来。"那个女人看着我,含着泪问我"你能想象有这么一个女儿,她的母亲心里是什么感觉吗?"

她接着告诉我她女儿的故事:"那个女孩把衣服撕烂,光着身子到处跑。她非常危险。她咬过一个男人,留下一个很大的伤疤。只要她咬住一个人,只要没有别人过来,她就不会松口。有一次她跑到一个学校里,孩子们害怕她,都从窗子跳出去。学校告诉我必须要采取措施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你看我的牛棚。我已经没有牛羊了。我把所有那些动物都献祭了。我没有杀的那些牛就卖了,把钱给巫医了。我已经没有钱了,我也没有任何力气了。"

她哭着用这些话结束了她的故事"您知道,我常常想用刀子割了我女儿的喉咙。我也常常想结束我自己的生命。但是总有什么拦阻我没有这么做。我的女儿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没有人会来照顾她。现在我非常高兴找到了一个服事活神的人,可能我们还有希望。"

当那个女人说话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我在心灵最深处向上帝呼求"主啊,你仍是古时的神,你不能做些什么吗?"我找到一些同工,把这个经历告诉他们。我让他们和我一起为这个女孩祷告。然后我开车到我父母的农场,让我父母找一个房间,让那个女孩住在那,好让我们为她祷告。我父母同意了,并且准备了一个房间。我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把女孩接到了我父母的家中。

那个地区的每一个人,甚至整个部落都知道这件事。

我对我的同工们说:"看,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为复兴祷告,但是直到现在复兴还是没有开始。也许这件事正是我们要点燃复兴之火的火柴。如果这个女孩被医治了,复兴可能就真正开始了,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孩:领袖,孩子,所有的人,不管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如果这个女孩被医治了,这对我们的主耶稣会是多么大的一个胜利呢!这样,祖鲁人就能够明白耶稣是唯一的真神了。"

但是我们几乎不能把女孩带到那个装修得很好的房间里,她把桌子掀翻,又弄坏了椅子。我们被迫把所有的家具都搬出去,只剩下一张床。但是接下来,她试图把床垫中的弹簧拉出来,于是我们不得不把床也搬出房间,只剩下一个草垫和一条毛毯。接下来她开始破坏玻璃和窗户。几个小时之后,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像一个猪圈,而且是有很多头猪住的猪圈。

我们日日夜夜为那个女孩祷告了三个星期,但是她并没有被医治,相反,我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女孩不间断地唱着邪恶的颂歌。有人建议我祈求耶稣的宝血,因为魔鬼会颤惊逃跑,但是依然没有益处。女孩反而开始亵渎咒骂宝血。恐怖亵渎的歌曲一再回响在屋子里,否认宝血的功效和耶稣的死,这只可能是出于魔鬼。

女孩总是全裸或半裸着坐在她的排泄物中,不断的咒骂。她光着脚跺脚,好像用锤子毁坏地板一样。她这样几个小时不停,吵闹的声音和亵渎的歌声从很远的地方就能听见。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按圣经的教训去做,却没有任何功效。我们所经历的与圣经的教训不符。我感觉自己好像那些"世界上最聪明的人"――那些宣称没有上帝和创造者的进化论者。他们说几百万年前,或许几十亿年前我们都是鱼,那些鱼逐渐涨出了腿,它们不仅进化成青蛙,也进化成了猴子,那些猴子又因为什么原因没有了尾巴,开始变成人类。那个理论能够精确解释所有的细节,包括进化所需的时间。但是非常奇怪的是,缺环总是存在。很多年以前,据称一位史密斯教授发现了一种很久以前就灭绝了的鱼(coelacanth)他们相信这鱼能够填补一个缺环。但是令他们大失所望的是,这却不能被证实。这就是我的感觉:理论是正确的,但是实际上却行不通。

我该怎么做呢?回去告诉那个女人她的女儿没有被医治吗?那个地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这些基督徒在为那个女孩子祷告。他们听过我讲道"不要去找那些巫医,不要向鬼魂献牛和羊为祭。耶稣能在每件事上帮助你,到他面前去。"他们都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基督徒们失败了。我们用尽所有的力量祷告:上帝啊,可能在这里受辱的并不是我们的名。人们不会说我们失败了,人们会说"是他们的耶稣失败了"。但是我们的祷告似乎并没有被垂听,我们的祷告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最后,我们放弃了,不得不把那个女孩送回去。

然后我祈求主说"上帝啊,我求你把我派遣到其他的地方去吧。我不能在这些人中间呆下去,给他们讲道了。我必须对他们说实话。我不能宣讲一些行不通的东西!我也必须对自己诚实,因为我也有心,我也要面对我的良心。"毕竟,我不能对那些人说上帝不存在,白人的宗教是毫无价值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到其他的什么地方去。但是我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那么愚蠢的讲道,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从那时起,我就再也不能相信圣经是上帝的道,以及圣经字句无误了。我想可能圣经的一部分是正确的,一部分不是。任何与我的经历以及我的想法不符的,我一概否认。我就好像一个傻子坐在王座上,判断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我可能会说"这一点在今天看来是合理的,那一点不太合理。那可能在两千年前是正确的,但是在今天就行不通了。一切都变了,我们不能期盼圣经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在那些年里,我依旧传福音,有的时候几百人来到会里并且接受耶稣。然后我会在他们回家之前带他们作认罪祷告。我知道那些年轻人是什么样的,我也知道他们在家里都读些什么样的书籍。我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沉迷于色情杂志。我知道一些年轻人,他们每到书店,一定会去看那些裸体女人的照片,还有一些人甚至会去买那些照片,然后藏起来不让父母发现――所有这些年轻人都接受了耶稣基督作他们的主!

主耶稣和撒马利亚妇人在雅各的井边谈道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翰福音413-14.我对自己说,这不是真的。世界上还有比基督徒更渴的人吗?一些基督徒甚至渴望那些令人厌恶的罪,并且如果他们不能公然犯罪,他们也会私下犯罪。他们有时会来到耶稣面前,喝水,但是他们仍然会渴。一些人吸烟,一些人喝酒,一些人犯奸淫,其他人做着其他一些属世的事情。孩子们问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不能去跳舞或者去电影院,像其他人一样的享受生活。父母用正确方法养育孩子非常困难,但是他们都是基督徒!

可能耶稣犯了错误,或者至少新约圣经的作者错了。可能约翰并没有准确地记下耶稣说过的话。我所经历的与圣经所记述的不同。这些年轻人来找我,我和他们一起祈祷,然后他们就接受了耶稣基督。但是他们仍然肮脏。他们的穿着与世界没有分别。但是圣经教导我们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翰一书215)当你看到一个基督徒和一个非基督徒一起走路,常常并不能看出他们之间的区别来。但是圣经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马数122)我非常怀疑圣经中这些经文的真实性,因为我不相信圣经。我相信我所经历过的,看到的和听到的。

在那之后的六年中我继续讲道,在总共12年的服事之后,我来到Mapumulo,我仔细思想,回忆起上帝起初呼召我传道的时候。我岂没有说"主,如果我不传福音,我也不想在教会中play".但是我问自己"Erlo,在过去的12年中,你都作了些什么呢?"我不得不承认,我一直在play,我传福音12年,但是并没有带领12个人按照圣经的标准真正归向耶稣,并且行出来。我想起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后书31节和5节中说的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我想,圣经中所说得有这种大能的人在哪里呢?我自己就没有。我不能这么做。我看到其他人显然在享受生活,他们赚钱,我自己呢,却是个贫穷的传教士,传一些根本没用的东西。

我把在祖鲁工作的同工聚集到一起对他们说"我就做到这里。我不能这样下去了。"可能我的问题也在于用神学的想法解释事情。我经常说,这些人没有按他们应该的方式生活是因为他们太原始了,没有经过多少教育。如果他们接受更多的教育,可能就更能明白真理了。但是有一节经文我总是忘不掉,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路加福音1817)每一个基督徒和每一个牧师都应该记得这一点。耶稣在马太福音183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耶稣说我们要像小孩子一样,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很幼稚,而是在信仰上应该像小孩子一样。这是非常不同的。

耶稣的话对我放弃自己所有所谓"智慧",并且用小孩子的信心去读圣经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问祖鲁人他们是否愿意每天参加两个圣经学习,早晨七点和下午五点。我说"我们读圣经,但是不解释任何东西,我们不会试图证明什么东西是真的,我们按圣经写的来领受。如果上帝真的是圣经中的上帝,并且他的话是真实的,我们来试验,看他管不管用。耶稣说他来不是为审判世界,而是他的道要审判世界。我们要试一试,并且以此检验我们自己。而且,我们也不要说"这个在现在是无用的,这是为两千年前的人写的",让我们只是接受圣经中所写的。他们都同意了我的建议。

第三章

DYNAMIS 圣灵的能力

 

我们在Mapumulo开始查经的时候已经接近1966年年底了。我们决定不像小孩子挑蛋糕里的葡萄干那样东查一句西查一句。小孩子那么做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大人也那么做,就太小孩子气了。有一些人总是从圣经中引用他们喜欢的经文。比如有一种观点,把教导基础建立在"上帝是爱"这节经文上。因为上帝是一个充满爱的上帝,因此地狱是不可能存在的。错误的教导就这样产生了。所以我们说"我们不要那么做。我们学习圣经中的一卷,从第一节开始,仔细阅读直到最后一节。我们就能了解全部内容,而不是一部分了。"

祖鲁人的一个神话故事与我们当时的情形很相近。三个盲人想要知道大象是什么样子的。有人同意用车子载他们到一个野生动物园。到了那里之后,有人带他们来到一头很大但是非常驯服的大象前面,并且允许他们走到前面去摸大象。第一个人走上前去,摸到了大象硕大的后腿,说"大象就是这样子吗?"第二个盲人走过去,碰到了大象巨大的身体,他的手又摸到了大象的肚子,他喊道"噢,这真的是一头大象吗?"别人告诉他,"是的,这就是大象。" 第三个人走上前,站在离大象的头不远的地方,从上到下摸到了大象的鼻子。他们三个人都很兴奋,终于知道了大象的样子。当别人问起他们是否知道大象是什么样子的时候,第一个人根据他知道的,说"我告诉你,大象就像一棵大树。"第二个人说"你说的不对,我仔细摸了大象,你骗不了我!大象就像一个大气球。"最后,但三个人打断他说"你们说得都不对!我亲手摸了,大象就像一根大管子。"于是他们就争论起来。他们都"看见"了大象,但是问题就在于,他们每一个人所"看到"的都只是大象的一部分。

这个故事就是对我们的一个比喻。我们不想象那些盲人一样,虽然基督徒可能是盲人,因为他们对于圣经中的许多事情视而不见。

我记不清当初是什么样的情形,但是我们从使徒行传开始。整整一年我都对最初的基督徒非常感动,而且我想没有人能够读到初期教会的事情而不被他们感动的。我们从第一章开始,第一节,而从一开始,主就紧紧抓住了我们的心。

使徒行传以提阿非罗阿,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开始。路加写下了耶稣的所言所行,这本书是耶稣所行的延续。耶稣基督在这个世上的日子只是一个开始。他的工作并没有随着死亡而结束。耶稣对他的门徒说"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路加福音1249-50)那不是水的洗礼,是以他在十字架上的痛苦和受死的洗礼。主耶稣在完成客西马尼园的征战之前无法点燃圣灵的火。他的汗水大如血点落在地上。在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复活,升天之后,他完成了在地上的工作。那么他就可以用他全备的大能继续他的工作了,坐在天父的右边。这就是点燃圣灵之火的时候了。我们在使徒行传中看到主用他复活的大能,用他的全能藉着使徒所行的事。那时有人讥诮说,他们无非是新酒灌满了。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来高声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

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当我们读到这些经文的时候我们会说,但是比起两千年前的人,我们现在离末世更近了。如果那个应许是给他们的,那就更是给我们的。我们很容易发现,其实我们与最初的教会处于同样的时期,这个时期直到耶稣再临才会结束。从属灵的意义上讲,我们仍然处于同一个"星期"之内。上帝的道说: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因此两千年前,只是前天。我们甚至还没有到一个星期的中间。毫无疑问的是,适用于初期教会的同样适用于我们。

我们越深入下去,就越受感动。我们读到主耶稣命令他的门徒不要离开耶路撒冷,直到领受施洗约翰说过的洗礼。那些天,我们一直在讨论有关洗礼的问题。有人说一定要这样做,有人说一定要那样做,还有一些人说一定要在特定的时间内。我想起1952年到1953年在比陀利亚的一个露天会议,Edwin Orr博士作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他要求一个荷兰改革宗的牧师和一个浸信会的牧师到前面去,问他们:当你们施洗的时候,谁用的水更多呢?我想"天啊,这样一个博学的人怎么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呢?他实在不应该这么问。然后Orr博士解释说"看,不管你们用多少水,但你给一个人施洗的时候,那个人的舌头一定是干的。"我们明白他的意思了吗?水的洗礼并没有改变我们的舌头。人们可能说洗礼有各种各样的功用,但事实上,受过洗礼的孩子和大人会说出一些本不该是基督徒说出的话来。但是使徒行传中所说的火的洗礼是更重要的。主耶稣指着施洗约翰说凡人所生的兴起来没有一个比他更大的。摩西没有他大,亚伯拉罕没有他大,以利亚没有他大:包括所有的那些属神的伟大人物。

但是主耶稣说没有人比施洗约翰大,那么施洗约翰大在哪里呢?他没有行过任何神迹,他没有让瞎眼的看见,也没有让跛子能行走。也许主耶稣知道我们可能存有的疑问。因此他在圣经里说"我实在的对你们说……"虽然耶稣称施洗约翰是妇人所生的最大的,但是施洗约翰却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

我们都知道火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你把黑铁放在火炉里,很快就会变色。铁会变得又红又热,最后变成白色。火焰的热穿透铁的中心,这就是一个人受到圣灵的洗的境况。圣灵的火穿透他的每一个部分,包括舌头。

就像前面提到的,主耶稣命令他的门徒留在耶路撒冷,等待父神的应许,也就是他们要受圣灵的洗礼,并且要得着能力为耶稣做见证。主耶稣一定要命令门徒留在耶路撒冷是有特别的原因的。他的门徒可能四散逃走。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当道路艰难的时候,我们最想逃走。

如果一个女人的丈夫不理解她,或者不知道她想要什么,这个女人就想逃离。我们知道当小孩子觉得父母太过严格的时候,他们也不想回家。甚至有一些基督徒因为不适应他的教会而不断从一个教会跳到另一个教会。

对这样的人我们总是说"如果你不能在你所在的地方证明你是什么样子的,那么你在任何地方也都无法证明。祖鲁人说"如果你把一个坏的土豆放在一袋好土豆里,坏土豆不会变好,反而是好土豆会变坏。"如果我们在上帝所安排的环境中不能得胜,那么我们在其他任何地方也不能受到祝福。因此,最好的办法忍耐等待上帝的带领。

那个时候,对于门徒来讲耶路撒冷难道不是最危险的地方吗?正是在那里,他们的主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们躲藏在紧锁的门后,害怕同样被杀。我们都能理解,对他们来讲,那里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但是耶稣告诉他们要留在耶路撒冷直到圣灵降到他们身上。我们读到门徒对这个命令的反应"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但是主的回答表面上有一点责备的意思"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

人们坐在耶稣的脚旁,但是可能头脑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如果我们只忙于预言,却没有圣灵引导我们遵行上帝的话语,并且按主耶稣的命令去做,有什么益处呢?

历史上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多的讨论圣灵。世界各处的人都在谈论神的灵。不幸的是,也没有什么时候的人像现在的人这样对圣灵缺乏了解。有一次,我在荷兰的一次复兴大会上讲话。一个传道人站起来说"直到现在,我对复兴都有错误的概念。我之前一直认为复兴一定会有很吵闹的声音。"有一些人错误的认为被圣灵充满的人和新酒灌满的人一样。我对这个事实作见证从我的经历来讲当上帝的灵感动我们是,那也是我们个人或教会生命中最安静的时刻。

现在我告诉你有一些基督徒陷入一些争论当中。Ç